福建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2例 新增无症状感染者1例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规划法》《长沙市城市规划管理条例》等相关规定及办法,用地规划管理处在总图审批前必须征求教育、消防等职能部门的意见。2006年8月17日,星典时代向周江提交《请求缓签教委意见的报告》,请求先行办理总图审批。2006年8月21日,周江在报告上签署“同意在单体报建时签署教委意见”,致使星典时代项目在总图审批环节未征求教育部门的意见,导致开发商规避承担建设小学或缴纳增容费的责任。经湖南盛泰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评估,损失价值为人民币2282.7499万元。

而他第二次被查,则是因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在调查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向力力案时,发现了周江严重违纪违法的线索。

也就是说,在2019年初,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就在调查向力力,并且牵扯出了周江的漏罪问题。

4月1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官网刊发《三堂会审丨刑满释放后为何又被监委调查》文章,解剖湖南省郴州市城乡规划委员会原常务副主任周江案。

案情显示,周江出生于1960年10月,1994年12月至2008年7月,任长沙市规划局副局长、党组副书记;2008年7月至2014年2月,先后任长沙市房产管理局党委委员、副局长,长沙市住房保障局党组成员、副局长,长沙市住房保障局副处级干部,其中2009年2月至2014年2月,借调至郴州市城乡规划委员会任常务副主任兼任郴州市城乡规划委员会办公室主任。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刊发的《周江受贿、滥用职权一审刑事判决书》显示,周江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受贿罪的犯罪事实,系坦白,依法可对其从轻处罚;在未被监察机关宣布采取调查措施前主动投案,如实供述了自己滥用职权罪的犯罪事实,系自首,依法可予从轻处罚或减轻处罚。周江自愿认罪认罚,可对其从轻处罚;向郴州市监察委退缴赃款及违法所得1900万元,对其可酌情从轻处罚。

国家公职人员因违法犯罪被开除公职、判处刑罚后,又发现有遗漏的职务犯罪未调查处理,怎么办?

【环球网报道 记者 李东尧】据一直追踪全球新冠肺炎确诊数据的荷兰媒体BNO新闻网最新数据,目前全球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超过93万,其中死亡病例累计47064例。BNO发布的病例数上升时间线显示,全球累计病例自3月29日达到70万后,再次激增20万达到90万仅仅用了3天。

据郴州市纪委监委第六审查调查室副主任刘洪峰介绍,2019年初,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在初核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向力力案时,发现郴州市城乡规划委员会原常务副主任周江在郴州工作期间存在严重违纪违法问题。

2006年3月,周江之妻薛某等人投资的长沙市明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其他公司共同开发长沙市星典时代项目。该项目报建员为薛某,并由薛某等人投资的华银公司进行设计,设计住户1322户,按照《城市居住区规划设计规范》规定,居住人口应为4230人。为规避《长沙市城市中小学校幼儿园规划建设管理条例》“每4000居民以上住宅区应按标准规划配置小学、幼儿园”等规定,设计公司和开发商对住户人数造假,设计居住人数为3966人。